經典案例
淺析趙某的行為能否構成正當防衛
日期:2012-10-26     作者:鄧凱濤

【案情】 
    2009年10月8日凌晨1時許,被告人趙某因車輛阻塞道路問題與駕車途經其住宅門口的李某發生口角爭執,繼而趙某因氣憤用拳頭打了一下李某的臉部,李某頓然持汽車防盜鎖從車中沖出追打趙某,趙某見狀掉頭便向家門口逃跑,李某一直追打趙某到趙某家中仍然不斷用汽車防盜鎖毆打趙某,趙某隨手拿起家中擺放的水果刀砍了一下李某的右手,李某知道右手受傷后即逃離趙某家,趙某并未追趕。后經法醫鑒定李某的右手損傷程度屬輕傷。 
  
【爭議】 
    對于趙某的行為的法律定性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趙某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因為該事件的起因是由趙某先動手毆打李某而引起打斗,而在雙方斗毆期間趙某持刀將李某的右手砍傷,主觀存在故意傷害他人的故意,客觀造成他人輕傷,所以,趙某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應被追究刑事責任。 
    第二種意見認為趙某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應當被追究刑事責任。理由是趙某砍傷李某是為了確保自己人身安全不受不法侵犯而作出的防衛行為。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


【評析】 
    正當防衛是一種排除社會危害性的行為。根據我國《刑法》第二十條的規定,正當防衛是為了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且沒有超過必要限度的損害行為。同時,對于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這幾類型暴力性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由此可知,正當防衛是國家賦予公民在緊急情況下為保護正當權益免受不法侵害而實施的私力救濟權利,其目的是為了避免因客觀原因而產生的權利保護的真空地帶,而鼓勵廣大公民勇于適時地同違法犯罪行為作斗爭。因此,正當防衛的構成應當符合以下因素:(一)主觀上行為的目的是出于為了保護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合法權利,(二)客觀上前述的合法權利受到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三)采取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的救濟行為沒有超過必要的限度或者是制止法律特別規定的某些類型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 
      
    本案中,雖然被告人趙某因一時氣憤用拳頭打了李某臉部一下,但當李某采取反擊行為時,趙某第一時間就是逃走,而不是繼續與李某互相打斗,當李某持防盜鎖追打趙某時,趙某一直逃跑回自己的家中,而李某卻窮追不舍,一直持防盜鎖追入趙某的家中,且在趙某家中還繼續用防盜鎖對趙某實施襲擊,在此情況下,趙某本能地隨手拿起擺放在桌面的水果刀實施防衛以擊退李某的侵害,這個情況下趙某砍傷李某的行為完全可以認定為正當防衛。 
    一、從趙某的主觀上可以認定其行為的目的是出于保護其本人的人身安全而作出的本能反應。趙某這個行為目的是從趙某作出防衛行為時間點上可以得到認定,從本案中趙某是因為被李某不斷追打,李某一直追到趙某家中仍然保持單方面對趙某實施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襲擊行為,而逃回家中的趙某已經無法再閃避李某的襲擊,且赤手空拳的趙某根本無法抵抗手持武器的李某實施的襲擊,在此種緊急情況下,趙某別無他選地隨手拿起家中日常生活用的水果刀作出反抗以制止李某的攻擊行為,目的是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且從客觀行為表現上分析,趙某只砍了李某一下,一旦擊退李某后并沒有再追趕,也沒有其他繼續侵害李某的行為,即可以表明趙某用刀砍李某是出于制止李某的不法侵害,當李某停止其侵害行為后,趙某的行為隨即終止,因此,可以認定趙某砍了李某一刀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為目的,并非故意傷害他人為目的。 
    二、不應該將雙互打斗的時間無限延長。雖然本案趙某先用拳頭打了一下李某的臉部,由此引起李某的追打,但應當要把握好打斗的結束時間點,不能將打斗狀態無限期延長。超出打斗結束時間點后一方繼續進行對另外一方實施侵害的即屬于對另一方的報復行為,被侵害一方當然可以對侵害方實施防衛行為。本案中趙某只是氣憤打了一下李某的面部,該行為自趙某收回拳頭后即終止,對李某來說沒有需要防衛的必要,事后李某可以采取合法的途徑救濟自己被侵害的權益,但李某卻以報復的心態持防盜鎖對趙某進行反擊,而在面對李某的追擊時趙某是選擇了躲避的心理,而沒有與李某繼續進行打斗的行為,由此可以認定,自趙某躲避李某追打的時侯開始雙方打斗已經結束。而李某持防盜鎖追打趙某是另外一個新的事實狀態,在這個事實中只有李某一方單獨對趙某實施報復性不法侵害,因此,趙某在實施用刀砍李某的時間點上已經不屬于雙方斗毆期間,趙某完全可以對李某的侵害實施防衛,李某傷害的事實也并非在與趙某斗毆期間被趙某所傷。 
    三、李某的行為已經嚴重威脅到趙某的人身安全,屬于正在進行的不法行為。從本案客觀事實上可以判斷出李某是在挨了趙某一拳后繼而出于報復心態掄起防盜鎖追打趙某,而且一直非法闖入趙某家中襲擊趙某,該行為充分展示了李某故意傷害趙某人身的主觀目的,該行為已經構成違法,李某行為的不法侵害性可以由此認定。法律確立正當防衛的制度的目的是在緊急情況下允許公民先行采取對抗不法侵害的措施,以保護自己權益免受不法侵犯,如果對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都不得防衛,則正當防衛的法律意義何在? 
    四、本案被侵害人趙某無暇判斷李某侵害行為可能發展到的程度,趙某的防衛行為沒有超出必要限度,且就本案李某的不法侵害行為的性質而言,趙某的行為也完全符合特殊防衛的規定。 
    正當防衛一般是相對于突發性的不法侵害行為而實施的。侵害行為往往是在很短的時間內突然產生的,相對人沒有機會對該行為的輕重程度做出準確判斷。如果刻意強調不法侵害行為的強度,就得要求防衛人面對不法侵害必須及時做出準確判斷,那樣是不現實的,即使有評價標準也不可能實現。本案中,趙某面對李某的不斷襲擊的侵害行為在心理上已經感到非?;炭?,不知道李某的行為會延續多久,無法判斷李某的行為會不會發展到更加惡劣的狀態,而且李某實施侵害的地點是趙某的家中,趙某還要兼顧他家人的安全,在此種情況下趙某已經來不及對其行為進行客觀細致地分析與論證,只能出于安全與權利保護的潛意識,對這種嚴重威脅人身安全的侵權行為采取別無他選的制止措施,因此導致李某輕傷的結果不屬于過當,這也正是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特殊防衛行為的價值體現。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趙某的行為應當屬于正當防衛,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如果本案的李某通過合法途徑維權而不去出于報復而追打趙某,則也不會受到趙某的抵抗而使自己受傷,如果趙某任由李某毆打而不去防衛,則受到人身傷害的可能是趙某,李某可能成為本案的被告人,受到法律的追究,如果趙某的行為被定為故意傷害罪,則意味著法律允許他人通過非法途徑去維權,同時也是對法律規定正當防衛制度的一種漠視。

0 +1
瀏覽:1231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返回頂部
胜平负竞彩网 吉林快3今天走势图 股票涨跌怎么看图 一分赛车微信计划群 二四六天天好资料大全 股票软件开发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10计划官网 燕赵福彩排列五走势图 意大利pk10计划 福建快三走势图012